男人坚实的身体将她重重压在身下,疯狂的吻落在她颈侧,江果果使劲全力去推,可怎么都推不开。

    她心里充斥着强烈的愤怒与痛恨,他凭什么对她为所欲为!

    她是江果果又怎样?她早已不是他的妻子!

    她气急了,关键时候余光瞥到了床头的台灯,她伸手努力去够,指尖触碰到台灯的瞬间,她毫不犹豫的拿起,几乎没有多想,直接朝男人的后颈砸去!

    失去理智的顾寒煜毫无防备,结结实实被砸了这么一下,他闷哼一声,还没弄清楚她做了什么,后颈的神经一阵麻痹,他伏在江果果身上晕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江果果咬牙,费力推开他,爬起来快速拉好自己的衣服,临走前还不忘狠狠踹这男人两脚,“混蛋!”

    骂完,她撒腿就跑,好在外面的保镖都走了,没人再拦着她。

    江果果慌慌张张的跑出房间进了电梯,方才的一切令她后怕。

    顾寒煜这么快就查到她的住处,幸好她用了假身份,不然就出大事了!

    但眼下,这里已经被顾寒煜查到不能再呆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她得换个地方才行,可是她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,哥哥还在看守所里等待她的救援。

    在离开这里之前,她还是得去拿到监控。

    于是江果果努力让自己平复冷静,随后她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去往监控室所在的楼层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她无意路过一个房间,听到里面隐约传来男女激烈的声音,似乎有女人娇弱的求饶声,江果果撇嘴,这声音有点熟悉啊!

    但时间紧急,她没理会就走了,而这个房间里的人正是尹清怡,此刻她被男人压在床上,一脸惨相。

    她被折磨得很惨,中药的男人就像发疯的野兽一样,折腾了她一次又一次,却仍然没有要停止的样子,而她早已全身脱力,只能不断求饶。

    她后悔了,后悔在酒店里给顾寒煜下套,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……

    这边,江果果满怀希望来到了监控室,她没有向保安说明来意,只是说自己在那晚出事的地点丢了一样珠宝,希望能调监控查看一下,但却被保安告知监控坏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也帮不了你,前两天线路老化导致监控系统瘫痪,之前的记录都丢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保安的话,江果果立刻就知道对方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呵,骗人也不编个合理点的理由。

    猜到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授意,江果果也不再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离开监控室后,她立刻拿出手机,给国外的大宝打去电话。

    将情况大概说明后,江果果一本正经的说:“大宝,舅舅能不能洗清嫌疑,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听到听筒里那个严肃的奶音,江果果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那么厉害,一定能做到,这一点她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没几分钟她就收到了大宝的回复——

    “这酒店的防火墙简直弱爆!”

    江果果:……

    “妈咪,酒店监控根本没坏,你让我查的那个时间段没有监控记录,有剪切痕迹,被人给拷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大宝的话,江果果皱眉,心中一下子了然。

    不用想都知道,一定是尹心怡的阴谋!

    看来这段监控是能证明哥哥的清白,所以尹心怡才抹去证据,不让警察有任何可以调查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大宝干得漂亮。”

    听到称赞,对面的大宝轻笑一声,就在他以为通话要结束时,江果果突然问了一句:“对了,弟弟妹妹在做什么,有没有按时完成我布置的作业啊?”

    她回国前给三个孩子布置了作业,大宝生性稳重,她就叮嘱他帮忙监督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大宝自然没料到妈咪会突然问到弟弟妹妹,顿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想编一个谎话搪塞过去,但——

    他根本不会说谎!

    果然,没听到大宝的回答,江果果就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江睿,我只给你一次机会,赶快老实交代。”

    她的儿子她最了解,大宝只要沉默,绝对是有事发生,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他们两个是不是趁我不在,偷偷跑出去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人依旧选择沉默。

    硬的不行,那就只能来软的,江果果将语气放柔:“妈咪知道,大宝是最乖最诚实的孩子,只要你说实话,我就当你是将功补过,不会责备你。”

    然而江果果怎么也没料到,大宝接下来的回答让她瞬间失声!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弟弟妹妹跟着妈咪回国了……”

    回国?!

    “什么!”江果果没忍住,大喊出声,顷刻引来周围人的注意,她赶紧压低声音,连忙问道:“你没骗我?他们真的回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真的。”大宝向来诚实,索性老老实实招了:“弟弟妹妹跟妈咪坐同一班飞机,妈咪买的是头等舱,他们坐的是商务舱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对江果果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!

    一时间,她脑子很乱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辰宝暖暖才四岁,就敢偷偷做出这种事情来,还有……一向最懂事的大宝也欺瞒了她,甚至三个孩子都是协商好的!

    小小年纪胆子倒不小,简直胡闹!

    大宝没听到江果果的回应,知道妈咪是生气了,他赶快补充说道:“妈咪别担心,我安排了朋友在国内接应他们,他们现在很安全,妈咪不要生气好不好?”

    江果果深吸一口气,强压下怒火,“快把地址给我,以后不许再纵容他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房间里,顾寒煜醒来是半小时后的事。

    他缓缓坐起身,一阵头晕目眩让他几乎站不稳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后颈的刺痛感提醒着他刚才发生了什么,他疼得皱眉,下意识抬手一摸,却摸到后脑勺上干涸的血迹。

    该死的,那个女人居然对他下这么狠的手!

    还有,是谁给他的下药?

    顾寒煜扫视了一眼周围,房间里哪里还有那女人的身影?

    又让她跑了!

    顾寒煜站起身,此刻的他衣衫凌乱,原本梳理整洁的刘海垂在额前,整个人看上去十分颓废。

    他俊朗的脸紧绷着,黑眸里闪烁着几分愠怒之色,洁白的衬衫染上暗红的血,显得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“江果果,你以为这样就能从我这里逃脱?”

    天真,只要她还在这座城市,他就能轻而易举的找到她。

    这时,电话响起,打断顾寒煜的思绪,他扫了一眼屏幕,“说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韩谨明显能感觉到自家总裁此刻语气里的不悦,他揣着心脏说道:“总裁,破坏婚礼的孩子已经找到了,就住在……”

    韩谨报出了一个地址,然后试探性地问:“要吩咐人现在把孩子抓来吗?”

    顾寒煜薄唇紧抿,深邃不见底的眸子犹如一泓深潭。

    江果果跑步了,他现在不急着去抓她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和他长得很像的小女孩,幕后一定有人主使。

    “备车,我亲自过去!”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我在昆仑山看大门百度网盘 长夜君主免费阅读 离笙文学网 超维武仙免费阅读 情念阁 文学之道 创意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大蛇长生免费阅读 人在斗二,开眼万花筒全文阅读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板斧战士 失憶文学网 执恋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