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 不熟谢谢

    许心瞳也没想到傅闻舟这么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她挑了根黄芽塞嘴里, 默默咀嚼着,也觉得三人坐情侣桌挺奇怪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看好戏的心情也没了。

    她承认,她是想逗逗他来着的, 结果呢,这人段位更高一筹。

    现在反倒弄得她不上不下了。

    许心瞳决定闭嘴。

    几道菜一一上来, 只有傅闻舟吃得挺香, 还不忘给她夹菜,给关毅介绍菜名、菜色特点。

    关毅是最尴尬的那个人,他也看出了许心瞳和傅闻舟之间有猫腻。

    之后他也不说什么,默默吃着菜, 几乎是快吃到一半时他就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许心瞳送他到门口, 折返时发现傅闻舟手里的筷子已经搁了, 脸上没什么表情,哪里还有刚才言笑晏晏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在他对面重新坐下:“好好一顿饭都让你给搅黄了, 你还不开心什么?该不开心的应该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开心什么?”傅闻舟笑道, “人家是H集团太子爷, 年轻有为, 人又长得俊俏,还陪你来跟你老公吃这顿无聊的饭,牺牲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许心瞳越琢磨越觉得他这话阴阳怪气得很。

    什么叫“陪你来跟你老公……”?

    他阴阳人是真有一手。

    许心瞳脸色难看,甩了筷子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可没走出两步,手就被人从后面抓住了。

    许心瞳皱眉回头, 他已经收起了那副不阴不阳的调调,姿态放得极低,眉宇间甚至有几分卑微的味道:“陪我吃顿饭都不愿意?”

    许心瞳一颗心顿时软了, 那一瞬肢体动作先了脑袋一步,莫名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傅闻舟叫来了侍者, 把桌上剩余的菜全给撤了下去。

    许心瞳不解:“这还没吃完呢……这道莲藕也不错,我都没吃两口……”

    傅闻舟没跟她解释什么,而是跟她说,他给她点新的。

    等桌上的菜撤得差不多了,他又重新点了一桌,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劝她多吃些。

    许心瞳看着一桌子和刚才大同小异的菜,目瞪口呆,真想跳起来大骂他一句神经病!有钱也不是这么挥霍的啊?!

    “别瞪我了,快吃吧,你尝尝这个芦笋,我看你刚才夹了好几次。”傅闻舟格外好性子地替她夹了一根,送到她唇边,一双涤荡着笑意的眸子。

    虽然他笑起来极好看,风流潇洒,可他的神经病行为实在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她的想法,傅闻舟仍保持着夹菜给她的动作,眼底却透出一丝自嘲:“不想你吃他吃过的菜,就我们两个人,不好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许心瞳心里那根弦已经岌岌可危,偏偏他又要加一句: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许心瞳才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碎了,像是有人拿一把锤子,把她一颗心敲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入目就是他哀切无声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生生别过头去,觉得自己不应该再看他了。

    好好一顿饭,又吃成这样。

    许心瞳沉默地往外走,傅闻舟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午后的天空阴沉沉的,好似被一块深蓝色的幕布笼罩在城市上空,许心瞳漫无目的朝外面走,忽听得有刺耳的鸣笛,下一秒被人拽着胳膊扯到身后。

    一辆大卡几乎是擦着她疾驰而过,带起的劲风刺了她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她后知后觉的,才有几分后怕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命了?”傅闻舟的火气大得前所未有,跟看杀父仇人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许心瞳本来还有几分低落,被他这么一刺激,胸腔里也有火气上来,不管不顾推他一下:“要你管?!”

    他都气笑了,认命地点点头:“许心瞳,你真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就往前面走。

    走了会儿没见他追上来,她叹了口气,蹲在路边划了会儿圈圈,心里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辆劳斯莱斯库里南缓缓停靠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在她惊讶的目光中,傅闻舟冷着脸打开车门跨下来:“上车!”

    许心瞳眨巴了两下眼睛,这副懵懂的样子落入傅闻舟眼里,他原本还有的几分火气忽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许心瞳懵懂的样子是真的可爱,圆溜溜的杏仁眼,白面一样的脸孔,明艳又端秀,直勾勾望着你的时候,透着一股不谙世事的纯真。

    水嫩嫩的,一掐仿佛真能出水儿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,傅闻舟跟个老妈子似的替她擦手、换洗身上的衣服,还抱着她去浴缸里泡澡。

    她似乎还沉浸在白天的事情里,情绪挺低落的,没那么刁蛮,也没那么张牙舞爪了。

    傅闻舟半蹲在浴缸旁边替她梳理着头发、擦着身子,忽然拧了下毛巾,笑道:“看来这几年再周家过得很好,脾气都大上天去了。”

    许心瞳:“要你管?!”

    傅闻舟:“许心瞳,你说了这三个字不会说别的了?”

    许心瞳:“对你这种家伙要说什么别的?!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心情特别差。

    她恨他!恨他为什么当年一走了之,恨他为什么还要回来,恨他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要挑起她心里极力想要忘却的那些事儿。

    眼眶不觉就红了,倔强地蓄着眼泪,不说话。

    傅闻舟心里像是被人重重捶了一下,把她抱入怀里:“对不起,瞳瞳……”

    许心瞳瞟了他一眼:“滚!你滚!”

    她狠狠拍着水面,看着他一身高定衬衫、西裤被浸得湿透,眉梢眼角才露出满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傅闻舟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难得看他黑脸,许心瞳的心情真是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她还挑衅似的瞟他一眼,满眼不屑,像是在说“有种你打我”。

    傅闻舟懒得跟她一般见识,用浴巾把她裹起来,擦到干干净净才抱回床上。

    许心瞳翻过去,像条奶白色的鱼,身段曼妙,后腰处的两处腰窝格外性感。

    傅闻舟看得出神。

    三年过去,她似乎更加张扬,也更加性感了。

    仿佛一朵盛放的玫瑰花,知道自己有多么美丽,所以要尽情地散发魅力。

    他脸色不太好看地帮她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许心瞳侧过身看他,傅闻舟面无表情,一副无欲无求好像只是在给狗狗穿衣服的样子。

    许心瞳有点挫败,过一会儿又笑道:“用不着像保姆一样伺候着,虽然你对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很好,把他比作保姆。

    傅闻舟哂笑:“有这么英俊的保姆?”

    许心瞳差点绝倒:“你能别这么自恋吗?”

    傅闻舟替她勾上吊带,淡淡抽回了手:“这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许心瞳朝天翻一个白眼,都无语了-

    过几天她终于去见恒泰那边的人,来之前对方态度挺好的,可真的到了谈判桌上,嘴脸差点能气晕她。

    明明之前说好的条件全都不作数,明里暗里,还有威胁她U市是恒泰的地盘、别把手伸太长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刘总,您没事儿吧?”许心瞳都笑了,觉得他脑袋是出了问题,抓了自己的包站起来,“那就没那么好谈的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连“送客”都省了。

    许心瞳憋着一肚子气回去,越想越气,觉得自己是被人给涮了。要是早就不想谈,干嘛还叫她去?

    她咽不下这口气,回头就让钱森去准备,不过她也留了个心眼,没完全复刻A市的商业模式。因为之前的模式其实不难复刻,难的是需要大量的财力和人脉去投入,而恒泰是当地的地头蛇,并不是衡阳可以比的。

    她在各个小区站点开设了驿站,只要在他们官网上下单的东西,翌日就会配送到相应驿站,只要去取一下就行了。所有商品的质量都远超恒泰,且主要针对恒泰的鲜果、熟食等销量薄弱处。很快,恒泰第一周就积压了大量的食品,根本卖不出去,只能压在手里,损失惨重,做促销都卖不出去。因为此类食品保质期短,博宇又来势汹汹,他们根本来不及应对。

    可以说,恒泰商场在食品类的销量亏损严重,只有一些利于保存的生活用品还维持着销量,但也大不如前了。

    “别太过了。”傅闻舟私底下劝她,别往死里压,以免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许心瞳根本不理他。

    一是她正春风得意呢,二是她的气还没消,恨不得刘能马上破产。

    结果那个周末晚上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她从附近站点的商场回来,正准备掏车钥匙呢,忽然看到前面有个人围着她车转,还蹲下来查看车胎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?!抓小偷!”许心瞳快步过去,掏出手机就要报警。

    对方听到声音回了一下头,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蹿进了后面的廊道里。

    许心瞳当时是本能反应,冲了过去,谁知忽然冲出两个拿着棒球棍的人,一人一记棍子狠狠打在她手上,手机顿时失落在地,在她的痛呼声中砸成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她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被拽着头发拖到里面。

    又是两棍子砸她膝盖,她整个人倾倒在地,被踩在地上,脸上、嘴里都是血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就这么多事儿呢?这是你小姑娘玩的吗?回家找你老公亲亲抱抱不好,非要来这找事儿?”球棍一下一下随着慢悠悠的声音落她后背,却不像一开始那么剧烈了,倒不是真要她的命,看得出,是要给她个警告,让她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许心瞳满眼都是金星,心道好汉不吃眼前亏,连忙抱头讨饶:“哥哥,别——别用力,别打脸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要好好说了?有人拜托我跟你这个小姑娘讲讲道理,人家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穿成龙傲天幼崽的反派继母最新章节 穿成小奶狐后师尊总想摸我尾巴 大明:开局成为锦衣卫免费阅读 让你钓鱼,你钓起了核潜艇?最新章节 开发大西北:我在戈壁建了一座城最新章节 创意文学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书海之梦 东京第一深情免费阅读 东京明星女友是恋爱脑,怎么办百度百科 顶级悟性:从基础拳法开始最新章节 快穿: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免费阅读 试婚男女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