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策背着自己的书箱,往村外走。

    现在天色还黑着,路过的人都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但是赵策这长袍和书箱,实在是标志性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走了没一会,就有早起去干活的人高声喊道:“呦,我们村的文曲星老爷,要去书院上课了?”

    赵策扫了他一眼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那人还嘀咕道:“今日怎么不酸几句什么子曰爹曰了?”

    经过村口等候牛车的大槐树下,不少早起进城的人也等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很快,又有人认出了赵策。

    “状元老爷来了,今日怎么这么早啊?”

    “状元老爷今天要和我们这些泥腿子一起坐牛车吗?”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,人家是天上下凡的文曲星,怎么会和我们这些人一同挤牛车?”

    赵策听着他们的话,心中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原主个二笔,作为目前村里唯一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太作,没几年就让村里的人都讨厌起了他。

    丝毫得不到任何的尊重。

    以前听着大家这些话,还沾沾自喜的以为别人是在恭维他!

    赵策心中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人傻没药医……

    他没有回话,直接背着自己的书箱,迈开脚步往村外走去。

    从村里到城里。

    走路的话,大概要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牛车,赵策也想坐

    坐一次一个铜板。

    但是兜里的那些铜板,是小姑娘这么多年存下来的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就这样直接花了。

    昨天原主回来,都是走路回家的。

    不然也不会半路带了个小媳妇回家。

    还是走路吧。

    至少这样,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路上也见到不少同样走路的人。

    基本都是挑着担子或者拉着板车的。

    都是些早起进城,想要卖点货的农家人。

    赵策想起以前,爷爷奶奶跟他说他们年轻时候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时候听爷爷说,他凌晨就出发,挑着扁担,走两个小时的路,到镇上去卖些奶奶做的吃食。

    有时候看天色看不出来时间,又怕晚了占不到好的位置。

    也就早早的出发了。

    最夸张的一次,到了镇上时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地上坐了许久,天才微微亮。

    一大家子人,都因为他和奶奶这样起早摸黑的干活,而养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后来生活好了,也就不再需要这么辛苦了。

    赵策一边想着事情,一边闷头往前走。

    这么走着,没到半个时辰,就到了县城。

    背着书箱的他,并不需要检查。

    赵策直接就进了城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微微亮,城里的街道行人不少了。

    赵策也不做他想,直接顺着记忆,到了城里的杂货铺子。

    杂货铺子的伙计看到赵策穿着长袍,知道他是个读书人。

    殷勤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客官,需要买些什么?”

    赵策对着他微微点头,说道:“这位小哥,不知道掌柜的可在?”

    伙计听说找掌柜的,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直接带着赵策到了柜台前。

    柜台这里光线还不太好。

    那掌柜的正在整理账本,听说有人找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赵策看店里暂时没有客人,把自己这一小袋子的白糖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掌柜的说道:“掌柜的,我这有个好东西,不知道你们这里收不收?”

    掌柜的听了他的话,果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对面人的穿着。

    一身长袍,虽然瘦了一点,但也算是面容俊朗。

    虽然衣裳料子不算太好,但是保不齐会真的有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他好奇问道:“什么好东西?”

    赵策把手中的布袋递过去,眼睛不眨的瞎编道:“这是一个外地来的亲戚,拿到我家的伴手礼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估计能值些钱,掌柜的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狐疑的接过,打开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,他不可思议的眼睛瞪大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”

    赵策赶紧止住他,让他小声一些。

    随后,肯定的说道:“是白糖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直接拿手捻了一小颗,放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随后,他肯定的说道:“是白糖!”

    “吃起来,只有一股子香甜的味道,并没有其他的杂味!”

    掌柜的说完,忍不住,直接拿起那个布袋子,走到光线稍亮的地方。

    消息的打开口子,在光亮下,把里面的白糖亮出来,又查验了一遍。

    光亮下,这白糖虽然颜色不是雪白的。

    但是也是他见过的,最为纯净的白糖了。

    掌柜的大喜。

    白糖这种东西,他也不是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但是数量确实太少,而且品相没有这个年轻人拿来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他走到赵策面前,问道:“这个白糖你卖?”

    赵策说:“自然是卖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装作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实不相瞒,这东西,我那远方而来的亲戚,说他认识的那个人还能弄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价格好的话,我今晚就回去套套他的话,看看那边还能不能再从那边弄一些过来。”

    赵策也不傻。

    不可能直接告诉这个掌柜,说这是自己捣鼓出来的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虽然有个读书人的头衔,但是很多东西,没有身份地位,是守不住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间,毫不夸张的说,白糖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掌柜的看着这白糖,心中转了几回。

    震惊过后,他也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摸着自己的胡子,老神在在的说:“你这东西,不会是偷来的吧?”

    赵策想起原主原来那姿态,装作有些急眼的说道:“你这说的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读书人,岂会行些不义之财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家里实在缺银子,我也不会拿出来卖!”

    “你这掌柜好生奇怪,居然这般污蔑于我,我不卖便是了!”

    一番话,说的义正言辞,差点连自己都相信了。

    说着,就要夺回那袋子白糖。

    掌柜的赶紧陪着笑脸,说道:“抱歉,是我说错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不要见怪,我们这里自然是收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拿出小秤,当着赵策的面,直接秤起了重量。

    “差一两分到二两五钱,算足秤吧。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就750文钱吧。”

    普通的糖,这么一点,大概是四十文钱左右。

    这是翻了十几倍了。

    赵策对这价格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这东西虽然金贵,这掌柜的转手卖给那些有钱的大户人家,估计还能卖个十倍。

    但是赵策自己也没地方去卖。

    只能暂时让他去赚这个差价了。

    赵策虽然看不懂秤,还是探头过去看了看秤杆上的度数。

    看完,才装模作样的说道:“掌柜的,你可不能瞒骗于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同窗中,也有不少家在城里是有头有脸的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不知道公子的夫子是哪位秀才公?”

    赵策想起原来那对原主不闻不问的夫子,还是瞎编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的夫子是那个……那个李秀才。”

    “李秀才?”

    掌柜的心中把城里有名的秀才公都过了一遍,想着这李秀才是谁。

    毕竟这年轻人的气质,一看就是个有出息的。

    赵策也不等他细想,让他赶紧结银子,自己要趁着亲戚还在家,和他去谈这件事。

    二两五钱多的白糖,得了750个铜板。

    赵策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。

    他今天这一出,感觉自己演的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而且有了这生财的东西,不说这即将到手的第一桶金。

    就是日后的第二捅、第n桶。

    都没问题了!

本页面更新于2022
猫九阁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白月光 万古第一狠人免费阅读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她风华正茂 理想文学 文学之魂 文学之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剑仙大人不会败叶知非 我在斗罗种魔唐三 重回1982小渔村最新章节 现代长生:从八段锦开始二将 长生:我修炼没有瓶颈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