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此同时,航行在钱塘江江面的舟山号上,对杭州情况并不知情的海汉高官们正在一起享用今天的晚餐。

    虽然舟山号几乎是这个时代吨位最大的战舰,但舰上军官餐厅的空间依然十分有限,仅能摆下一张大型长条桌,可同时接纳大约二十名军官在此用餐。

    而除了军官餐厅的功能外,这个空间在战时还能被当作会议室或者作战指挥室来使用,必要时这里甚至会变成救治伤员的手术室。

    晚餐的内容说不上有多丰盛,几乎都是偏向清澹口味的淮扬菜。到了他们现在这个年纪,早就对大鱼大肉失去了兴趣,新鲜的食材、精致的烹饪,以及健康的膳食搭配,才更符合他们的需求。

    掌勺的大厨据说是特地从扬州请过来的,就专门负责执委会一行从舟山到杭州途中这几顿饭,手艺倒是获得了众人的一致好评。

    今天配餐的酒水是绍兴花凋,也算是东海大区最为出名的地方特产之一。不过久居南方的众人平时喝的多是三亚特酿这类甘蔗酒,对于黄酒的口味显然不太适应,都是浅尝即止。

    而石迪文倒是早就习惯了本地口味,浅酌慢饮,颇为享受。

    “船上这几顿饭,还有明天在杭州的接风宴,都是扬州那边的盐商主动张罗的。他们也没提什么特别的要求,就希望我们在杭州期间能抽空接见一下。”

    石迪文说罢作个手势,副官便命人给在座众高官一一送上今天的最后一道菜——由扬州盐商奉上的私人礼单。

    以他们今时今日的地位,其实无论扬州盐商送来多么贵重的礼物,或是张罗了几顿宴席,对他们所能产生的影响也极其有限,甚至这种小事根本都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说。

    石迪文虽然是刚加入执委会,但也不可能不知道这种海汉高层默认的“规矩”。他将这事单独拿出来讲,那肯定是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陶东来笑道:“扬州盐商是给你许了多大的好处,居然能说动你出面替他们讲好话。”

    石迪文坦然道:“修建执委会以及各大衙门在杭州的官署,这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是扬州盐商捐助的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京杭运河从杭州至扬州的河段需要进行疏浚工作,所需的费用,扬州盐商也掏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真金白银出了不少钱,对支援国家建设有很高的热情,我们抽点时间接见一下,应该也是合情合理吧?”

    陶东来笑道:“那你直接说爱国商人就行了,还兜这么大的圈子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东来这才接过礼单随意翻看了几眼,然后点点头道:“等到了杭州,你看着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关于扬州盐商与东海大区的利益纠葛,执委会当然并非毫不知情。石迪文能在东海大区推动实施各种大型项目,与多年来扬州盐商集团在背后的大力支持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众人现在所乘坐的这艘舟山号战舰,其建造研发的过程中,也或多或少地使用了来自盐商的资金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就算扬州盐商富甲天下,如此巨大的捐助额度也不是闹着玩的。人家掏了这么的钱出来,那当然还是有所求的。

    如今在东海大区的军政体系当中,拥有扬州盐商背景的官员已着实不少,其中不乏有戴成荣这样掌握了实权的武官,这当然便有石迪文在暗中扶持所起的作用。

    【 】

    而在扬州盐商有所需求的时候,石迪文自然而然也会成为他们在海汉官场上的发声筒。

    晚餐结束后,石迪文也没有再安排其他事宜,众人便各自回舱休息。明天到了杭州之后,还有十分密集的各种公众活动需要执委会众人出席,以他们如今的年纪和身体状况,必须得在事前有足够的休息才行。

    回到舱中,陶弘方便向父亲发问道:“扬州盐商动用这么多资源,请了石大人出面代言,不会单纯只是想求个接见机会吧?”

    陶东来反问道:“你觉得他们的目标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陶弘方道:“孩儿以为,他们所求无非是钱权二字。花了这么多钱,那当然要想办法从别的地方赚回更多。如果有权力加持,那赚钱的效率更会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陶东来微微点头道:“你所想的,其实跟为父差不多了。等到了杭州之后,一切自有分晓。”

    陶弘方道:“但杭州那边好像不是很太平,万一明天有刺客混在民众当中,恐怕会很难提防。”

    陶东来道:“如果安全部和军队连这点小状况都处理不好,如果稍有风险执委会就躲起来不露面,那我们还拿什么去跟大明争这个天下?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陶弘方虽未反对,但脸上仍是有掩饰不住的忧色。很显然,他可没有陶东来这么看得开。

    另外一间舱室中,石迪文正在召见下属姬元青。

    石迪文抿了一口热茶,放下茶盏,对姬元青问道:“杭州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姬元青躬身应道:“戴成荣的部队已经入城,正与安全部、军情局,还有当地警察一起,在对城内各处逐步进行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搜捕行动由安全部的龚十七指挥,不过目前仅抓住了其中一队刺客,还在努力追查另外几支刺客小队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石迪文沉吟道:“你觉得他们能在明天的入城活动之前,抓住那些漏网之鱼吗?”

    姬元青道:“以卑职之见,虽然在杭州出动了不少人,但对手如未主动暴露,今晚抓到他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尽管姬元青对局势的看法并不乐观,但石迪文脸上却没有任何不满之意,微微点头道:“大明厂卫策划了这么久,想必派来的也都不是平庸之辈。他们要是安心躲藏一晚,这么大的杭州城确实不容易找。”

    姬元青道:“大明厂卫虽然狡猾多端,但终究只是我们的手下败将。他们又怎会想到,大明朝堂之上,一样也会有人跟我们通风报信!任他们有千般诡计,终究只是班门弄斧罢了!”

    石迪文道:“话虽如此,但也不能有丝毫大意。元青,明天如果出了任何差错,导致了任何一位大人死伤,你都是死罪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姬元青沉声道:“请大人放心,一切尽在掌握,卑职绝不会允许有意外状况发生!若有差错,卑职提头来见!”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