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望春当然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他必然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萧雪雎把他害得那般凄惨,今日落得这般下场,他不高兴难道还要为她哭上几声?

    望乡城占地辽阔,东及天门山,西至龙熄海,一条黑河贯穿南北,幽冥宫建在望乡城的中央,其中千重宫阙连绵,群山在氤氲雨雾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幽冥宫换了几位主人,这里就重建过几次,他们从各地搜罗来和璧隋珠、奇花异草,将这里的一座座宫殿装点得金碧辉煌。

    待到沈望春沾血的靴子踏上那通向王座的石阶,这里的魔族们都做好要把幽冥宫推了重建的准备。

    然沈望春什么也没做,他就这样在幽冥宫里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魔界中人好享乐,纵声色,然沈望春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魔族,或许是在幽冥狱里被封印得太久,连同对世间万物的感知也都退化得几近于无,美酒佳肴,美人歌舞,于他而言,同这天上的一轮明月,山间的一缕清风,也无甚分别。

    属下们总觉得这位君上的生活过于艰苦朴素,简直比珞珈宫里的那位魔君还像个和尚。

    绿鬓年少金钗客,缥粉壶中沉琥珀。只回想起来,都是很久之前的故事了,漫长得好像已经过了一生。

    从幽冥狱出来后,沈望春一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该做什么,直到今日与故人重逢。这山这河还是旧时的模样,可他不是过去那个无能的沈望春,萧雪雎也不再是过去那个高不可攀的萧雪雎了。

    他要报复萧雪雎。

    他恨了她那么久,他要萧雪雎尝一尝他受过的每一分苦。

    沈望春似走了很久,他回过神儿来,发现自己已经抱着萧雪雎来到寝宫当中,他的床榻就在不远处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,她仍在昏迷,不知何时才会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陆鞅说,这里是整座幽冥宫内最好的宫殿。

    雪雎是他的仇人,是他的俘虏,是他的阶下囚,焉能住进他的寝宫?该把她关进水牢,送进黑狱,要她日日夜夜都向自己求饶。

    可等沈望春再低下头时,萧雪雎已经在他的床上躺好,甚至连被子都盖得仔细。

    沈望春看着自己僵在半空的两只手,随即便若无其事地将手收了回去。他这么做有充足的理由,这萧雪雎天生剑骨,剑术卓绝,关在其他地方让她逃了怎么办?自己亲自看着她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合情合理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他站在床边,凝望着床上的萧雪雎,胸腔里的那颗心脏莫名地发胀,流了一地又酸又涩的汁水。

    他要报复她,就不能让她这样轻易死了。

    他身负魔气,与她功法相克,自是无法为她疗伤,况且她何德何能让他来出手?

    幽冥宫内被历代魔君掠夺来的天材地宝不计其数,沈望春还从来没有用过,这下倒是便宜了她。

    那些琼花玉露、灵丹妙药,沈望春似不要钱般灌入萧雪雎的口中,只是做完这些,萧雪雎仍是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沈望春站在床边,端详了她很久,又觉着她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实在碍眼,脏了他的床榻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却在半空收回,难道要他来伺候萧雪雎不成?

    他转身出了寝宫,叫来陆鞅,吩咐他说:“去给本座找两个魔女来。”

    陆鞅听了这话略感意外,君上向来不近女色,这是终于开了窍了?

    但刚才不是抱回来一个吗?

    难道一个还不够吗?

    上来就玩这么大的,会不会有点过了。

    从前陆鞅的某位好友还活着的时候,曾跟他一起探讨过,他们一致认为,做属下的一定要学会揣测上意。

    陆鞅前后一共跟过三位魔君,自认已经将此技练得炉火纯青登堂入室,然面对比出家人还要无欲无求的沈望春,陆鞅终于踢到铁板,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沈望春的心思委实难猜,在此之前,他甚至从来没有主动做过什么,直到今日,他看过黄历,说要找一位新夫人。

    陆鞅以为终于到了自己大展身手的时候,结果他还什么都没做,君上就抱着新夫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又要再找两个魔女来,不该问的不要多问,这是陆鞅从自己那些在地下做花肥的好友们那里得到的教训。

    只是该问的还是要问一下的,毕竟他还想成为君上最看重的属下,陆鞅问:“君上要找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找什么样的?

    换衣服用得着什么样的?

    沈望春道:“有手有脚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君上这胃口未免也太好了吧,陆鞅腹诽,想再确认一下沈望春的态度,只是不等他开口,沈望春就道:“你看本座做什么?快去找啊!”

    陆鞅赶紧行动起来,幽冥宫中魔女并不多,从前倒是有一些的。沈望春生得俊美无俦,还有不少魔女自荐枕席,然他是个不解风情的,来一个赶一个,到后来他嫌烦了,干脆开了杀戒,此后就再没人赶爬他的床。

    陆鞅动作很快,不到半个时辰就带了两个魔女回来,一个生得美艳妩媚,眼波流转间,具是风流;另一个清纯可人,满脸羞涩,如果她没有在光天化日之下对着沈望春宽衣解带的话,她脸上的羞涩或许会更真诚一点。

    沈望春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嘴角抽了抽,世风日下!世风日下啊!

    是时候打击魔界的这股不正之风了!

    沈望春不为所动,冷声道:“把衣服穿好,去里面给床上的人换一身干净衣服。”

    魔女们顿觉失望,这位君上找她们来就为这事?他自己不能换吗?

    不过…

    得是什么样的美人能躺在君上的床上?

    魔女们怀着好奇的心走进寝宫,却在看清床上人的那张脸时,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。

    那是怎样可怕的半张脸,是怎样恐怖的一张脸,仿佛被烈火焚烧过,野兽撕咬过,又在剧毒里浸泡了许多年。

    魔女彼此对视了一眼,掩去喉咙间余下的惊呼,小心剥去萧雪雎的衣服,衣服下面刀剑留下的纵横交错的伤口几乎覆盖了她每一寸皮肤,不过因为刚刚服下了许多丹药,此时正在缓慢地愈合。

    两位魔女不知此人的身份,但是能躺在沈望春床上的人,不是她们能够轻视的,她们老老实实给萧雪雎换好衣服,出来后对沈望春恭敬道:“君上,衣服换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望春挥挥手,让她们走了。

    陆鞅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知道自己又一次没能与君上的想法同步。不过好在君上并没有放在心上,也没有要责罚他的意思,只是他现在非常好奇寝宫里的那位究竟是君上的什么人?

    沈望春没有为陆鞅解答困惑的爱好,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襟,回到寝宫里。

    萧雪雎仍是没有醒来,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,呼吸倒是平稳,神色安详,仿佛只是在熟睡,并且做了一个温柔的梦。

    沈望春往香炉里加了些安神的香料,香炉明灭间升起袅袅的青烟,魔界中一年到头少有晴日,天空总是昏沉沉的,他的寝宫没有上灯,就这么一直昏暗着。

    沈望春将那香炉看了半晌,直到金乌西坠,暮色四合,他来到床边,昏睡中的萧雪雎不知何时皱起眉头,他下意识地伸出手,想要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最后他的手悬在半空,许久都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他是恨着萧雪雎的。

    恨得咬牙切齿,夜不能寐,仿佛要将萧雪雎整个人都吞吃入腹,才能平息他在幽冥狱中一年一年累积的怨恨。

    沈望春收回手,正要离开,却见床上的萧雪雎睫羽微颤。

    她终于要醒来了。

    沈望春胸腔里的那颗心脏猛地剧烈跳动起来,在他的耳膜上重重捶打着,从此不分昼夜地轰响。

    他转身想走,只是脚下仿佛生出粗壮根条,深深扎进土地里。

    沈望春转念一想,他走什么?这是他的宫殿,要走也该是萧雪雎走!

    床上的萧雪雎已经睁开眼,她身负重伤,灵力枯竭,可那双眼睛依旧黑而明亮,里面闪烁着永不熄灭的星火。

    一如多年前,他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个夜晚。

    她的眼珠缓慢地转动,带着一丝对陌生环境的茫然,最后,她的目光平稳地落到沈望春的身上。

    冷冷淡淡的,不含任何感情。

    沈望春与她视线交汇的一瞬间,一阵酥麻顺着脊柱一下窜到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他心觉不妙,不等萧雪雎有所反应,便冷笑道:“萧雪雎,没想到吧,有朝一日你也会落到本座的手里?当年本座对你心慈手软,这一次不会了,萧雪雎,本座很想知道,你后悔吗?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现在后悔也晚了,本座绝对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雪雎平静地望着他,沉默着,确定他将话说完了,寝宫里寂静一片,才出声问道:“你……是谁?”

    她声音干涩而沙哑,不带愤怒的,不带恶意的,却比沈望春听过的这世上任何的一种声音都要难听刺耳。

    你是谁……

    沈望春怔在原地,像是被人狠狠扼住咽喉,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。

    耳边的轰响声在这一刻骤然平息。

    对着这双略带疑惑的眼睛,那些还没有说出口的话,沈望春再也没法说出来了。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